關於部落格
果子貍先生的異想廚房!
  • 477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妳知道哪裡是野玫瑰生長之處?

這首歌詞寫得很妙!是以被害人與兇手角色輪流出現! Where The Wild Roses Grow They call me The Wild Rose But my name is Elisa Day Why they call me it I do not know For my name is Elisa Day 人們叫我野玫瑰, 但我的真名叫艾麗莎‧德! 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那樣叫我? 但我的名字叫艾麗莎‧德! From the first day I saw her I knew she was the one As she stared in my eyes and smiled For her lips were the colour of the roses That grew down the river, all bloody and wild 從第一天我見到她,我就知道她是唯一, 她看著我的眼睛,並開始微笑, 因為她的嘴唇是玫瑰色, 那會使河流變得血腥而狂野! When he knocked on my door and entered the room My trembling subsided in his sure embrace He would be my first man, and with a careful hand He wiped at the tears that ran down my face 當他敲我的門,走進房間, 我的顫抖在他堅定的擁抱中減退, 他將會是我的第一個男人,一只纖細的手, 擦掉了我臉上滑落的淚滴... [Chorus]重覆 On the second day I brought her a flower She was more beautiful than any woman I'd seen I said, "Do you know where the wild roses grow So sweet and scarlet and free?" 第二天我給她帶去一朵花, 她比所有我見過的女人都要美, 我說:妳知道哪裡長著這種野玫瑰, 是如此甜美,如此鮮紅,如此具有野性? On the second day he came with a single red rose He said: "Will you give me your loss and your sorrow?" I nodded my head, as I lay on the bed "If I show you the roses will you follow?" 第二天,他帶來一朵野玫瑰, 他說:妳願意給我妳的失落和悲傷嗎? 我點點頭躺在床上, 他說:我帶妳去看野玫瑰,妳願意跟我來嗎? [Chorus]重覆 On the third day he took me to the river He showed me the roses and we kissed And the last thing I heard was a muttered word As he knelt above me with a rock in his fist 第三天他把我帶到河邊, 他帶我看野玫瑰,然後我們接吻, 我最後聽見的聲音是一句呢喃, 他手裡拿著一塊石頭站著微笑在我上面... On the last day I took her where the wild roses grow And she lay on the bank, the wind light as a thief As I kissed her goodbye, I said, "All beauty must die" And lent down and planted a rose between her teeth 最後一天我把她帶到野玫瑰生長的地方, 她躺在河堤上,連風也輕飄...不敢掠動, 我向她吻別:所有的美麗事物都會死! 我欠身放下一朵玫瑰在她微微開啟的唇齒間... [Chorus]重覆 這首歌詞的靈感聽說來自於John Everett Mullais的這幅畫!
John Everett Mullais ( 1829-1896 ) , 是拉猆爾前派畫家中藝術才能最為出眾,也是最年輕的一個。 他出生在英國南安普頓,父親是地方名流,愛好文藝。 所以童年時代便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八歲隨家遷居倫敦, 進薩斯的繪畫學校,一年後即以其異常天賦被馬丁希伊勳爵發現, 轉入皇家美術學院的附屬學校,日後又轉入皇家美術學院。 十歲就以一幅股希臘題材的繪畫獲得銀質獎章, 被譽為神同畫家,爾後多次獲獎, 十八歲得金質獎章,的確是一位才華橫溢,天賦極高的畫家。 1853年,皇家美術學院正式授予他副院士的頭銜, 在當時,他可能是最年輕的一位副院士。 他以注視現實生活為他的創作主題, 儘管借用宗教外衣,以聖經或文學作品為題材, 實質上都是描繪現實的人間, 刻劃人間的不幸和苦難。 他的作品中不時流露著一種濃厚的傷感情緒, 這或許與畫家對不幸的人們同情和對現實感到無望有關。 這幅畫為《奧菲麗雅》, 取材於莎士比亞名劇《漢姆萊特》, 奧菲麗雅本是王子漢姆萊特的情人, 她是專事諂媚的御前大臣波洛涅斯的女兒。 波洛涅斯由於躲在帷幔後,不慎被想復仇的王子誤殺, 從而使奧菲麗雅陷入精神錯亂, 情人殺死生父,在矛盾情感交織下, 她喪失理智,終而瘋癲自溺於水草叢生的小河裡, 結束了短暫而美麗的生命。 畫面表現出躺在潺潺河面上, 手中花朵飄浮在身旁, 她的表情彷彿還唱著歌般,停滯雙眼直視蒼天, 整幅畫渲染營造出濃厚悲劇氣氛, 掀豔的色彩似乎令這個悲觀形象更添哀婉。 -------------------------------------------------------------------------------------------- 下面文章將這首歌轉換成短篇懸疑小說,轉載以下網站:http://www.monkey.com.tw/wolf/unde/unde000717_01.htm 其實很多人不知道自己有哪種魅力。 比如拿妳來說吧。妳的眼睛、妳的髮色, 都透露了一種原始的力量,妳的說話方式、妳的用詞遣字, 則聽得出一種自然、未經雕琢的樸實質地。 妳就像某種未經人工培育、溫室照料或者化學肥料整治污衊過, 卻自成一格硬是美麗的花種, 如果面世就會讓所有人為培植出來的花朵自形慚穢, 無地自容。 嗯,我知道有很多人會用異樣的眼光看妳。 我當然知道他們這麼看妳的原因,妳大可不用如此驚奇。 妳的生活圈子簡單得可以, 妳的外貌絕美身材勻稱得不可思議, 而且妳不了解男人腦子裡最常出現的是哪種畫面上演哪種劇情。 而女人大約有兩種可能,一種是妒嫉,這很容易解釋; 另一種大概是耽心,覺得像妳這樣思想單純的女孩, 搞不定哪天被男人騙去賣,而且妳不但不知道大事不妙, 還會開心地替他數鈔票。 嘿、嘿,別皺眉, 別老覺得在這酒館裡來來去去的食客們沒半個會這麼壞; 人心隔肚皮,更別提這些人的眼睛已經寫滿了色瞇眯。 唔,妳說大家夥兒喜歡叫妳「野玫瑰」? 我知道妳不叫這個名字,但不意外妳會有這種綽號。 妳這綽號讓我想起一些事, 關於我的工作與一些正在著手進行的案子。 是的,別露出那麼訝異的神情,這樣會讓我的真正身份曝光。 其實我是個城裡來的警探,負責的工作是偵辦一件連續殺人案。 這件案子恰好與妳的綽號有關, 受害者也都是與妳同等美麗且沒有心機的純真少女。 沒錯。這個不知名的兇手被我們稱為「野玫瑰殺手」。 他的作案足跡不定,他的犯罪手法兇殘。 我們剛開始只注意到一連串的少女失蹤案件, 她們都有純美的外貌, 沒有雜質的思想, 理論上都不是會在舞會上頭, 認識個油頭粉面緊身褲小夥子就跟著私奔的類型。 但是,她們就這麼憑空消失了! 我們想破了頭擠破腦袋, 也弄不清楚這些女孩是被誘拐了還是被外星人綁架。 後來我們才在其中一個被害者的房間裡發現了她的日記, 裡頭寫到了一個不知名的男子。 沒錯,這個人就是殺手。 根據這個女孩的日記, 我們知道這個男人乾淨、談吐自成格調、有正當職業, 而且很可能來自城市。 他第一天認識女孩後,女孩就已經不自覺地被他吸引, 整個日記裡都是他的名字。 他第二天告訴女孩自己知道一個美麗的地方, 就在河岸旁邊,開滿了天生麗質難自棄的野玫瑰; 女孩第二天晚上的日記裡寫的全是關於他要帶她出遊的種種, 可以從字裡行間看出她對此有多麼期待。 第三天她就失蹤了。我們猜想,她可能已經在野玫瑰生長之處遇害了。 想起來真是可怕。那麼善良、無瑕、亮眼、單純的少女, 就這麼被埋在野玫瑰花叢的六呎之下; 周身勻淨的肌理腐爛成難辨的脈絡、肥大的蛆蟲在骨骸的縫隙之間進出。而那個不負責的男人根本就不知在哪兒, 事實上,我連那個開滿野玫瑰的河岸在哪兒都不知道。 唔?妳知道哪裡是野玫瑰生長之處? 那……我們明天一起去瞧瞧好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