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果子貍先生的異想廚房!
  • 477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竹夫人

--------------------------------------------------------------------------------------------------- 1.那夜 天啊!再也沒有那麼令人困惑的事! 過去一定會擺出誇張動作, 再惡狠狠以荒謬、瘋狂等字眼咒罵, 要不是...啊!真是被弄糊塗了!! 該如何形容現在的心情? 被當成瘋子也無所謂了, 幾乎沒辦法思考,抓著筆一直寫, 稱呼現在這個動作為"寫"似乎太過牽強, 只能說雙手不聽使喚晃動著, 如此草書與力道之猛, 紙張折皺得厲害,甚至破爛, 連自己說不定日後也看不懂這上面的意思, 現在可沒那種閒情理會小細節,只能盡快地紀錄著, 這事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這些鬼畫符,希望有人會明白? 教授,你符號學那麼強, 我只能靠你了,畢竟我現在這副樣子, 你也多少要負點責任吧! 喘息聲急促,思緒混亂! 時間彷彿停止,四周的景物好緩慢, 就像看電影按慢速撥放一樣, 讓我想起駭客任務躲子彈那幕, 馬的! 要怎樣才能讓這抽搐顫抖的右手拿穩這隻爛筆, 把這詭譎到爆的事情紀錄起來, 緩緩地深呼吸一口, 嗚! 幹! 真它媽的痛! 空氣中飄散著一種噁心腥臭和潮濕木頭的混淆氣味, 用力呼吸竟拉扯到撕裂的傷口, 呼! 這個痛倒是喚醒一些失去的意識, 早已浸飽濃稠血液的襯衫, 此時在漆黑雨夜閃雷中顯得異常豪華, 就像是高級絲質天鵝絨, 這也讓映射在鏡中的自己看起來非常可笑。 掌中滲出冷汗將泛黃紙片濕糊一片, 藍黑色墨水被驚嚇得四處逃竄, 但仍被逮獲,漸漸在黏滿血指印的紙上魂飛魄散開來, 留下失焦身影。 窗外一聲聲急迫地轟天雷響, 伴隨著電光一滅一閃地極力嘲諷, 雨勢似把玻璃拍破般驟大, 什麼鬼天氣! 它媽的! 有這種鳥事! 我可不想在這鳥天氣、鳥地方死去啊! 我旣非天才,更遑論紅顏, 天怎要滅我?! 冷靜! 我要冷靜! 無奈金屬筆尖如同不斷被消耗的鎮定, 漸漸不再吐出藍黑色體液, 很小一聲噗吱後,就這麼冷漠地,只在紙面上急速刻劃著, 馬的噗吱,最好是斷水! 我有准你噗吱嗎? 筆..筆..筆..筆在哪裡?? shit,每次要找東西總是找不到!? 不需要的時候,又可以一直不經意瞥見... 彷彿宣告它的存在感! 我現在就很需要存在感!! 快給我出來!! 別任性了!! 好想小寶喔!! 他總是可以幫我解決問題, 像這種小事,問他一定會笑笑地白我一眼, 然後在桌上不知那裡翻出一支筆丟過來, 不知道他現在在做啥? 如果今晚能逃脫,我一定不會再任性了... 好累,好冷,真想睡! 隨著呼吸的痛,已經不太感覺像痛了, 身體不是自己一樣, 嗯,剛才窗外那是一個模糊的人影走過... 什麼人影? 我是看到人影嗎? 啊! 眼皮沉甸甸,張開都覺得刺痛, 不管了, 我要躺一下, 一切等醒了再說, 如..果..我..醒..得..了..的..話.. --------------------------------------------------------------------------------------------------- 2.那人 時空先拉回兩年前,那時我剛從雲科推甄上台科研究所, 年少輕狂,一事無成,還只是個想再玩玩,不想出社會工作的米蟲, 反正家裡就只有我一個小孩, 也就由著我耍賴。 喀!?喀!? 「冷氣開那麼強!?」說話的人穿著一身黑,正慢條斯理地脫鞋, 他是我設計研究所的學長,今年碩二,叫李寶樺, 大家都叫他小寶,為什麼不叫小華啊~老李之類的呢? 我也不知道,反正我也跟著亂叫。 「啊~小寶學長你回來得正好..快幫我複習SPSS!」我嘟嚷著嘴說, 「怎麼看有沒有差異化啊?」我假裝好像很瞭解, 胡亂在電腦螢幕上亂指, 說是複習,其實我心虛得要命,上次學長教我的時候,根本沒聽懂多少, 誰叫他講那麼快,學長雖然人很好,就是沒耐心點。 話說回來,台北10月了怎麼還是那麼悶熱濕黏,簡直和在壓力鍋內生活一樣, 一直覺得自己像被丟進溫水的青蛙,可能不知不覺就被煮熟了! 真佩服在這裡存活下來的人,要不是研究室有吹不完的冷氣, 對在苗栗山裡吹慣自然涼風的我而言,還真是一點都不習慣啊! 「妳怎麼不去問就醬王或小綠桑啊? 上次不是都教妳們三個了!」 小寶一慣淺笑著推了推眼鏡, 雖然口頭沒啥意願,眼睛瞄了下數據,就順手將一堆厚厚地資料擺在桌邊, 看來他剛從國家圖書館印論文回來,藍光在他認真的臉上映照, 自顧自的就跟我易位敲起鍵盤了。 「吼~別提他們兩個! 我有問啊! 結果他們跟魔獸公會的人約去打綠龍了啦! 急急忙忙只拋了句啥忘了怎麼看之類的..,分明就是推拖之辭! 學長你最好了! 」 我趁著小寶幫我分析的時候,去泡了杯熱茶回來遞給他,忍不住就抱怨起來。 「妳最好是再這樣裝傻混下去? 等教授回國,就有妳好受!」 小寶喝了口茶,又瞇著眼笑著說, 「想過要寫啥論文題目了嗎?」滑著滾輪,仍盯著數據看的小寶問, 「ㄜ...還在想! 大概會跟文化創意產業有關的吧! 」我再次心虛, 「嗯!」學長只是虛應一聲, 哼,根本就只是隨意問問而已吧!! 可惡!! 笑! 笑! 笑! 就只會笑,臭小寶! 不過我一想起教授月底就要回國,不禁頭皮發麻起來, 完了! 教授不知道會怎樣"關心"新進研究生, 雖然早耳聞教授是出了名的"熱血", 之前能在其門下畢業的學長個個都被操得燁如神人, 論文紮實度或設計比賽的獲獎佳績,都是咋舌地驚人! 自己這個爛咖,卻是誤打誤撞地投入這個研究室, 想起了就氣,那天我竟然會猜輸琦祺,就這樣莫名決定兩年苦命碩士生涯, 她指導教授可好了,讓她閒到可以整天待在家裡看韓劇, 看來家住在台北好像也不錯! 還好另外兩個研究生看起來都還蠻和善,聽說都是台科大學部直升上來, 呼! 看來我皮要繃緊一點了。 「妳加了薄荷?」小寶嗅了嗅,手仍敲打著鍵盤,繼續在數據旁加註解, 「學長你不喜歡喔! 我想說今天那麼熱,所以...不然我幫你換過!」 我急忙伸手要拿杯子去重沖,心裡盤算著是薄荷和刺蔥加多了吧! 「也不是不喜歡」小寶連看都沒看我一眼,順手把杯子給我時, 只剩團熱煙飄散在空杯中, 「只是我比較喜歡菊花普洱。」 菊花普洱!? 小寶學長果然是怪老頭? 竟然會喜歡那種發酵茶!? 小寶學長人高馬大的,帶著一種文藝青年的氣息, 除了整天維持著一種難以捉摸地笑容外, 他一星期看得專業書量,大概比我一年翻得雜誌還多吧! 對了! 有兩件事我一直覺得怪,第一個就是好像只看過學長穿黑色的衣服, 黑襯衫、黑T恤、黑色風衣夾克、黑色毛衣等等, 據他說這樣洗衣服比較方便,就不用分批挑顏色洗了, 另一個奇怪的就是他推眼鏡的動作, 手指朝上,只用手掌輕推鏡框。 「嗯! 好了,妳看這邊,有顯著差異! 剩下註解的部份妳自己看,有問題再問我!」 「還有,等一下他們兩個回來,叫他們來我那邊一下。」 小寶邊說邊抱著那一大疊資料走去教授辦公室, 「是!!學長!!」我在他身後做鬼臉。 我們這間研究室,有三個房間, 最裡面左邊是教授的辦公室,右邊緊臨著一間小會議室, 外面比較大的空間,則分隔給六個研究生使用, 三個碩二的學長,分別是小寶、羊喵、松伯學長, 還有三個今年新進的小碩一,就是我和就醬王、小綠桑。 就醬王,本名叫王約翰,乍聽就像超假的名字, 簡直就是那種只會出現在詐騙集團或政府宣導案例的名字, 一開始我一直覺得這滿頭參雜白髮的小帥哥,根本就是呼嚨我的, 就像那種擁有大部份事實,只有少部份造假的謊言,是最難以識破, 直到他無奈地拿出身份證給我比對的時候,我才被徹底打敗, 「妳也可以叫我John」他擺出一種豁然的表情,搭配一個古怪的擺手動作, 「就降啦~就降啦~」後來我們也就這樣子稱呼樂天的他, 就醬王一點也不以為意,還樂得把這個外號,當他部落格的名字。 有次還和小綠桑開玩笑地在他部落格上面, 掰了一段關於就醬王的傳奇故事。 小綠桑,本名是唐律軒,抓髮衝冠,手腳細長,目光如炬, 光從這個外號也可以瞭解他本人長得像外星人才得名, 其實也挺像"地獄新娘"裡那眼神深邃的新郎, 但我個人覺得小綠桑指得應該是他常穿淺綠色襯衫吧!? 還是自從被叫小綠桑後,他就自暴自棄穿起綠色系列的襯衫? 總之小綠桑會彈電吉他,高中就曾組過樂團, 對於製作3D動畫有種莫名地熱衷,也練過中國武術。 對我這種鄉下小孩來說,他簡直就是奇人一枚。 有句話說:真人不露相, 可是奇人在我們研究所其實真得很多, 某某某得過國際動畫金獎! 某某某得過IF!? 某某某的得過AIDS!? 看來,我真是見識淺薄的鄉下人。 喀!?喀!? 咦?那麼快?等一下有你們好受的!! 「你們今天怎麼打那麼快?」我沒抬頭就喊到, 「小寶叫你們去找他!」我繼續看著學長的註解, 「請問,林教授在嗎?」一個陌生的女聲幽幽傳來, 完了! 我又壞事了,竟然這麼莽撞, 小寶說過教授不在時,研究室如有貴賓來訪,不能怠慢, 急忙站起來,只見一位身穿墨綠色改良式旗袍的少婦對我微笑, 我不禁愣愣地看著那擦著淡青色眼影的大眼睛, 要不是有一定地自信或什麼需求,一般人是很難會這樣妝扮的。 相對於我的不禮貌,少婦仍是一派優雅,彷彿名門之後。 「剛真對不起,我以為是我同學,教授要月底才回來呢!」我慌亂地回答, 小寶怎麼還在教授辦公室裡,這種事應該要他來應付才是啊! 「有什麼事是可以我代為轉達的嗎? 還是我請學長出來和妳談?」 我裝出懂事的樣子,從小我最會應付長輩了。 「不用了! 今天我只是順路過來拜訪林教授」少婦邊微笑邊伸手進小提包, 「這是我的名片,教授回來再請他打電話給我」少婦雙手遞了過來, 「哇! 真特別」我不禁輕呼,不是我鄉下土包子症又發作, 不同於一般名片有加護膜的紙張質感, 這名片感覺像木片還是什麼自然材質,摸起來有點粗糙卻很舒服, 雷射透雕的字體,整體搭配起來既現代又古典。 呼! 好清香啊! 這是? 啊! 這不就是那種剛砍完竹子獨特的香氣嗎?! 「呵呵,還沒介紹,我是亞竹設計公司負責人 竹菁」少婦笑吟吟地伸手, 「哇! 您好! 您好! 我是今年剛進來的新生,我是儀淳,呂儀淳」急忙握手, 「竹姐妳的姓好特別喔! 不好意思問一下,這材質是?」我指了指名片, 「很高興妳對這有興趣」少婦笑著對我說, 「這是我們公司最近開發的竹薄片」少婦又多拿了一張名片遞給我, 「我們公司在嘉義,有機會歡迎來坐坐」少婦很自然地轉身開門, 「好! 竹姐,我會幫忙妳轉達給我們教授的! 再見!!」 我站在木地板邊緣,握著兩張名片,自以為熟絡地回答, 「呵呵! 我相信我們很快又會見面」少婦就這麼微笑著,低頭把門闔上。 --------------------------------------------------------------------------------------------------- 3.教授 十月底的台北,天氣開始不穩定, 豔陽熱情如火令人不敢恭維, 雨卻總是出其不意的拜訪, 尤其像我這種住在宿舍,顯少看天氣預報的人, 更是會被這出乎意料的來訪給弄得狼狽。 這天也是。 晴時多雲偶陣雨。 「哇哩咧!怎麼說下就下...」一進研究室我就咕嚨著, 咦!?今天小寶學長怎麼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開學至今,他總是怕我們這三個小鬼吵他寫論文, 都拿著他的筆記型電腦躲著教授辦公室裡, 莫非... 「小寶!老闆今天回來了喔?」我輕聲怯怯地問, 「嗯!等一下他們兩個都到,就進去找教授吧!」小寶隨意地回答, 看來小寶真得很不喜歡人家干擾他工作耶! 「老闆有說要做啥嗎?」我仍不怕死地繼續巴著問, 「唉!大概就問妳哪間學校畢業?想研究啥吧?」仍打著鍵盤的小寶說, 「呵呵!別擔心,教授不會把妳吃掉!」小寶終於按了存檔, 無奈的他拿起陶杯喝了一口還冒著煙的高山烏龍,看了我一眼說: 「快去想論文方向吧!妳大概還有半小時!!」 半小時真得很快, 相對論說得好,時間長短是相對比較出來的, 同樣的時間,在廁所外等的人會覺得怎麼時間那麼漫長, 在廁所內的人則覺得一下子時間就過了。 總之,半小時後就醬王和小綠桑也匆匆趕上了。 在小寶微笑地注視下,我們懷著惶恐的心,敲了門。 「進來吧!」一個年輕的聲音, 就醬王和小綠桑似乎不太驚訝,因為他們早就見過教授了, 但我可著實嚇了一大跳,教授看起來也太年輕了吧! 頂多30歲的面貌,頭髮顯然還用髮膠抓過! 「坐啊!一切還適應嗎?」教授環顧著我們, 「嗯!不錯!!」我只會傻笑, 就醬王和小綠桑竟翻起教授的設計雜誌, 兩個人正有一搭沒一搭地聊了起來, 還真得很愜意捏!是怎樣!?只有我很緊張嗎? 「約翰和律軒是老面孔囉!那妳是...儀淳吧!」教授看了一下旁邊的紙條, 「儀淳是雲科畢業的吧!?」教授對我笑笑地問, 那種笑容和眼神好像正看著一種有趣的新生物般, 我的腦筋則只是一片空白, 教授雖然看起來很年輕,但他的眼神卻是充滿洞悉力, 那是一種可以看透萬物本質,直達內在靈魂的睿智, 雖然事後小寶跟我解釋,教授對新面孔都是這種反應, 沒什麼惡意,不過老實說我內心還是不太能接受那麼熱情的目光。 我真怕教授看透我的敷淺啊! 「是啊!我是雲科二技工設畢業!專題是以東方風格來設計客廳家具!」 我也趕忙笑著說, 幸好還多少記得推甄那套說辭, 話說回來,台科推甄是要經過三道關卡的篩選, 第一關是在校成績至少要前三名的資格,這是內部才知道的默契, 並未對外直接公佈這項標準,不過仍默默流傳在各大學, 第二關則是要來參加術科測試,在時間內畫完一個完整的產品設計流程, 第三關是10分鐘的口試。說實在,前兩關都是看平常的努力成果, 只有第三關是肉搏的正面交鋒,教授們直接評估考生們的臨場答辯, 順便從作品集判斷該考生的設計實力, 為此我也曾不斷努力練習如何來行銷自己。 「嗯!那妳想研究什麼呢?」教授從一堆資料中抽出一本黑色皮質的本子, 「因為先前已有探討過東方風格元素的經驗,我想試著從材質下手」 我小心地嘗試閃躲教授的目光,以免讓自己看起來很心虛, 但教授只是像醫生般在翻開的純白紙面上,拿著黃皮鉛筆飛快地紀錄著, 偶爾隨性加上一些抽象小圖。 「喔? 材質啊!? 嗯..不容易喔!」教授手仍然不斷在畫一些怪東西, 「那好! 妳先收集相關的資料,下星期一來討論。」教授突然明快地回答, 接著他和就醬王、小綠桑也稍微聊了一下今年新一代設計展的雜事, 然後也快速地記錄他們的想法,就定了下星期討論的時間。 我盡可能讓自己融入那歡愉的氣氛中, 但我發現我演技真得很差,因為在我們要離開教授辦公室的時候, 教授又叫了我一次名字, 「儀淳啊! 放輕鬆點! 不然做不出好設計喔!? 」教授笑著說, 「嗯嗯!是!!」我又只能傻笑回答,順手把門帶上, 出來的時候,小綠桑已經坐在位置上,戴好耳機準備開魔獸了, 就醬王正在和女朋友通手機,我則是鬆了一大口氣的回到位置上, 吼~是怎樣,呂儀淳妳太糟糕了! 這點小事都辦不好, 唉! 我想,我根本是被教授看透了吧! 咦! 我好像還有件事沒跟教授講,是什麼呢? 嗯..作品集?不是! 嗯..酷卡沒給他?不是! 還有啥啊?....嗯.....是?? 啊! !對了!名片!! 「啊!教授...」我急忙又推開門,教授笑笑地看著莽撞的我, 「這是上個星期有人來拜訪你留下的名片,要請你跟她連絡!」 我快速地將名片遞上,突然想起自己的行為太過莽撞, 不知覺耳根有點發燙, 「喔! 是竹夫人啊! 妳有見到她本人嗎? 」教授笑得很詭譎,若有所思的樣子, 「有啊~竹姐她很特別!」我納悶那個笑容和問法? 「嗯~對了! 如果妳想研究材質..改天我順便帶妳去她那邊看看也好~」 教授看了一眼名片,就夾入剛才那黑皮的本子中, 「嗯!」我還是不太懂? 一般人都是會問"那她有說來找我什麼事嗎?" 怎麼會跟有沒有見到本人有關呢? 再說,沒見到本人怎麼會拿到名片? 而且都什麼時代了,還稱呼人家夫人!? 看來教授跟竹姐很熟喔!? 「還有事嗎?!」教授的聲音又傳過來, 「ㄜ...沒有,謝謝教授!我先出去了...」我趕緊轉身,吐了吐舌頭就把門關上。 (待續)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